歡迎光臨“廣東省孕嬰童用品協會網站”!今天是 2019年12月06日 星期五
您的位置:吉林快3历史开奖走是 >> 市場動態 >> 兒童早教學費高昂比肩大學 部分老師無證上崗
兒童早教學費高昂比肩大學 部分老師無證上崗

為了更好地開發孩子各方面的素質,不少家長會選擇送寶寶去上早教班。由于目前針對早期教育,國家并無相關標準和規定出臺,市場魚龍混雜,亂象叢生,家長在選擇時往往無所適從……

剛做了一年媽媽的欣妍,最近正忙著給女兒報早教班。“聽說早教能培養寶寶好的性格以及興趣,從而影響其一生的發展,所以我決定早點行動,選個本地最好的親子班讓她上。”

然而讓這位年輕媽媽犯難的是,目前市場上早教機構真不少,自己如何才能替寶寶做出最佳選擇呢?

資質認定無標準 名目繁多迷人眼

為了找到一家具有正規資質的早教機構,欣妍試聽過不少早教班,她發現這些機構都打著各種各樣的旗號,很多來頭自己甚至連聽都沒聽說過。“這些證書看得人眼都花了,但感覺沒有一個能說服我下決心報名的。”她苦笑道。

偶爾聽朋友提起過,國內至今未有一家早教機構獲得過教育部門的批準,允許其從事0至3歲早期教育,這之后,欣妍開始猶豫了。

記者調查本地幾家早教機構了解到,“某某早教實驗基地”、“十大早教品牌認證”、“中國名牌連鎖認證”、“十大教育連鎖品牌”、“最受網友喜愛品牌獎”等等名目繁多的各類早教證書,往往被商家們擺放在進門處最顯眼的位置。而這些證書的頒發單位,不是某民辦教育協會、某連鎖協會,就是一些網站或雜志。

有本地網友爆料稱,“這些早教機構沒有合法的營業執照,不具備國家承認的從業人員資質,基本上都是以10萬塊錢注冊一家‘信息咨詢公司’的名義開展的。”

沒有教育主管部門頒發的辦學資質認定證書,成了早教機構面臨的普遍問題。如此一來,家長只能根據硬件和口碑來鑒別,有很大的盲目性。

早教到底作用幾何? 家長們見仁見智

對于接受早教能給寶寶發展帶來怎樣的影響,家長們的看法也不盡相同。

劉潔很早之前就給孩子報了早教班,主要是親子教育,5000元60節課。這位媽媽介紹說,兒子已經去過五六次了,自己的確發現了一些變化。“他對音樂和兒歌更感興趣了,我覺得挺好的。讓他多參加一些集體活動,學點家里教不了的東西,我們的目的也就達到了。”

劉潔的觀點能夠代表相當一部分家長的想法,因為望子成龍望女成鳳,早教機構的出現在一定程度上迎合了他們的需求。

小男孩暢暢今年1歲3個月,他的奶奶對早教卻有著不同見解。年輕時曾做過多年幼兒教師,有豐富育兒經驗的暢暢奶奶,感覺很多早教班老師并不如想象中專業。“我帶寶寶參加過幾個早教班的體驗課,那里一些老師教的東西讓我看不懂。”

這位年近六旬的奶奶舉例說,曾經在一次體驗課上,老師拿出一個大信封讓孩子們猜里面裝的是什么,當時她立刻感覺有些不妥。“一歲多的孩子壓根不懂啥是信封,聽她這么教,我忙提醒孩子以前給他講過的關于寄信的故事,但課進行到一半孩子就沒興趣聽下去了。”

再比如,有老師舉著一張圓紙片教孩子什么是“圓”,稱其很光滑沒有角。“孩子哪里懂‘角’這個概念呢?這都是一年級的課程了。老師有時說話太抽象,甚至會拿復雜概念比喻簡單的東西。”

學費高昂比肩大學 催交學費讓人反感

據了解,目前濱州各早教班的收費標準從一節課30元到80元不等,有的甚至更高。據了解,早教班一般都以一季度或半年的跨度來收取學費,報的課時越多打折力度越大,這往往成為吸引家長掏錢的手段。

“我自己就看到過,一些家長學費一交動輒就是上千甚至上萬元,這些錢比一些大學生一年的學費都要高。”一位家長感慨道。記者咨詢市物價局了解到,早教機構的收費標準目前并不在物價部門監督和管理的范圍之內,具體收多少錢都由早教機構自己說了算。

雖然不是錢的事,但李梅最終沒有選擇早教班還是因為錢。一個月前她預約了某早教班的試聽課,還沒下課,接待她的老師就開始提醒她交學費的事兒。“她一個勁兒做工作,說她們現在搞活動價錢很便宜,讓我趕快報名。雖然咱不差錢,但我認為還是應該貨比三家,就暫時推脫過去了。”

之后的幾天里,那位老師開始三天兩頭給李梅打電話,“一天平均要打兩遍,當然還是說交錢的事兒,后來我忙著沒接她電話,她又一個勁給我發短信。”不勝其煩的李梅,最后只好無奈地以“在別處報班了”為由拒絕了對方。“這么催著我交費,給人一種他們只認錢的感覺,讓我心里很不舒服。”有家長曾聽一個給孩子報過親子班的朋友說起過,某些早教班試聽時老師講得很賣力,態度親切,但交了學費后對孩子就沒那么上心了。

業內人士爆料 部分老師無證上崗

市場上一些早教機構往往標榜自己的專業性,但曉靜表示,“國內都沒有早教方面的學校和專業,何來專業性可言呢?”

曉靜中專時學的就是幼師專業,畢業后她曾經在一家早教機構工作過一段時間。她直言道,比起她們那個時候,現在很多早教班老師其實并不具備相應的素質和能力。

“早教班一般招收幼師專業畢業的人當老師,但我們學的是3歲到6歲的幼兒教育,這算不上真正意義的早教。”據了解,除了需要幼教專業出身,想在早教班當老師還需要考取相關證件。

“其實這些都是機構內部頒發的證。”曉靜說,“總部會先培訓你,一般幾周到幾個月不等,取得資格證才可上崗。”在如此短的時間里,受訓者能掌握多少相關技能,提升多少專業素養讓人感到疑慮。而是否具備資質都由早教機構自己說了算,更加有些啼笑皆非。

不久前,曉靜曾接到某早教機構打來的電話,“對方希望我能過去授課,可以做兼職,環境還是比較寬松的,待遇也行,但我還要考慮一下。”由于教育部門并沒有把早教納入其管理范疇,早教實質上算不上真正的老師,這讓不少幼師專業畢業的學生望而卻步,招不到人導致早教機構招聘門檻越來越低。有專家就表示,“最早負責早教的老師均為經過專業培訓的幼兒園教師,而現在從事早教的多為社會人士。”

曉靜還爆料稱,現在有部分早教老師甚至連內部頒發的資格證都沒有就率先上崗了,這就是為什么有家長質疑,一些早教班的老師甚至沒有家長懂得多。

同時,一些早教機構的教育方向也跑偏了。“為了吸引更多不太懂行的家長,部分早教機構開設的特色班成了香餑餑,而作為教育核心內容的親子課反而不那么受關注。”曉靜說。

法律法規不健全 主管部門無從下手

從工商、人保和教育等部門記者了解到,目前市場上的早教機構,可以說處在無人監管的真空地帶,教學質量和教師資質都無從保障。

通過市工商部門的網上檢索,記者沒能查到登記備案的本地早教機構,這是否表明一些商家涉嫌無證經營呢?對此相關負責人不置可否。但他表示,根據教育法規和民政部門的要求,目前還不允許此類教育機構在工商部門進行注冊,“據我了解,這邊是從來沒有辦理過相關營業執照的。”

市人保局職業能力建設科一位姓董的負責人介紹,目前全市涉及的各類職業中,并沒有早教這一工種的資質認定。而市教育局幼教科科長郝素文坦言,目前該科室主要負責的是3到6歲各幼兒園的管理工作,而0到3歲這一階段雖然名義上歸教育部門管理,但實際情況是無法可依。

“在實際工作中,我們很多監督和管理都無從下手。未來我們肯定會加大這方面的管理,但前提是國家必須先出臺一些政策和規定。”

好消息是教育部已經在研究0至3歲嬰幼兒發展指南。但在目前,需要家長注意的是——早教有風險,受教需謹慎。如果特別想讓寶寶接受早教,家長們還是應盡可能選擇那些口碑好,在本地又經營時間較長的機構,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煩。

上一頁[1] 下一頁